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浙江代购网 > 澳洲代购 > 正文

电商法下的代购众生相:突变的画风,焦虑的未来 ,我的小小新娘是少时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时间:2019-01-30

A09012002

电商法》实施后,一些代购为逃避监管“手绘”产品图样,用英语卖货。(图片来源:济南齐鲁晚报网)

A09012004

      2016年11月8日,从事海外代购的姚瑶疲惫不堪的蜷缩在办公室一角睡觉,地上散落的全是快递单。(图片来源:中新社)

【侨报特约记者陆之迅报道】今年1月中旬,“农历新年前最后一次直邮”的信息散见海外代购的微信朋友圈。与往年不同,今年海外代购有了“紧箍咒”——《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于1月1日正式实施,营销方式变化、商品频繁被下架、担心被征税等,也随之而来。

突变的画风

留学生陈鸣的微信朋友圈更新并不多,今年1月1日15时11分,一条状态格外惹眼:“来一起欣赏下,我今天朋友圈的美图!只恨当年读书太少,代购的门槛对我来说太高了,要会画,还要英文溜。”

文字说明下,陈鸣配了九张微信朋友圈的截图,图片内容为其他代购的手绘广告。点开其中一张,美国《侨报》记者看到,左图是用红笔绘制的柱状物,右文注明为:“阿妈你,Beatifull,389元(人民币,下同)包游”。还有一张,上文写着:“家里种的腊梅了解一下”,下图为手绘的青色折叠盒,盒面标注着LAMER(雅诗兰黛集团旗下的一款面霜)。

在加拿大读书,为补贴生活费的不足,陈鸣在微信朋友圈做起了代购,走货量并不大。谈起《电商法》正式实施后的变化,她表示,因为担心被监管者发现罚款,她身边做代购的朋友如今都小心翼翼的,用绘画和暗示语在微信朋友圈推销产品。

记者观察发现,这股突变的“画风”只刮了两三天,取而代之的是多图的实物照和介绍价格、品牌、规格、款式的文字信息。不过,还是有人比较谨慎,不敢放松。

腊八节(农历腊月初八)一早,还没起床的刘蕊,手机弹出一条来自微店的违规记录通知,信息显示她在该平台所销售的一款羊奶粉被下架了。只有在提交“预包装和散装食品”等认证材料后,店铺才能重新销售。

被处罚的前一晚,刘蕊卖了三罐澳大利亚的羊奶粉,算上之前的鼻炎喷雾、痔疮膏、护心胶囊等,她被下架的产品可以拉一个长单子。“没想到,禁售的通知追得这么紧”。她说,之前,产品被下架也是常有的事,但频率并不高,《电商法》实施后的十多天,下架的产品一件接一件。

《电商法》的正式实施,还意味着此前“人肉”(人力)背回中国商品的代价更高。

赵磊的主业是做日本代购,每月都约上江浙一带的代购,从上海飞往日本。最近半个月来,回程在上海机场过海关时,一旦超过5000元限额的代购商品被查出,则直接被扣留。赵磊说,过去被查后,交完罚款,商品还可以带回,而现在被告知,超出限额的产品,等下次去日本时再带回去。靠罚款通关,已是难事。

其实,从今年1月起,在海关被拦下的代购者并不少,一代购者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电商法》1月1日实施后,海关根本不给罚款机会,直接缉私扣货。三四个人围着我盘点货物、搜身、拍照。然后,缉私公安录口供、签字、贴封条。虽然我们有利润,可一旦被查,我们所承受的损失却是几年来的利润总和。”

其扣留清单上显示,化妆品207件,手表两块,饰品一件。扣留日期为2019年1月6日。

而白一丹没有这些烦恼。她曾留学荷兰,后嫁给德国人,定居该国,在微店上做起了代购生意。她在德国注册有进出口公司,每批货都走海关,一直交着税。“报关放心,不用担心海关退运,再缴税,耽误时间。”

在中国国内,白一丹的实体店有营业执照,食品流通许可证她也拿到了。对她来说,《电商法》的影响,只有微店提醒她上传这些证件。

焦虑的未来

半个月过去了,不少做代购的人都在焦虑两件事:办理市场主体登记、纳税。《电商法》第十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但是,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

在不少代购者看来,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是为纳税做准备的。刘蕊给记者算过一笔账,她代购的羊奶粉(已被下架),一罐卖268元,抛开40元左右一公斤的直邮费用,她只赚20元,而一旦被征税,利润太少,代购的生意就没法做了。

网友评论:

美女图片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联系邮箱:3488061@qq.com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27043号-1

Top